乐文小说网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259章 贵妃只想做太后48

第259章 贵妃只想做太后48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快穿女主真大佬 !

    皇帝做着美梦,通体舒坦。

    “朕,是来跟诸位告别的!”

    他扫眼在场这几位老爹留给他的“绊脚石”,冲几人鞠了一躬。

    “对不住了各位。别怪朕毒辣。朕也是无计可施了,但你们放心,你们去后,朕会给你们留下足够的体面……”

    皇帝准备了大量的讥讽挖苦,打算好好欣赏这帮人痛恨的模样,可他还没说上几句,便依稀听到外边心腹公公哼了句“禀告”什么的,随后就没了动静。

    他问了一句,外边没有应答。

    他行至窗边,并未见外边有人。

    他几乎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然而,抬眼看出去的他随即便愣住了。

    他看到,远远的围场那个方向,可见密密麻麻的人群。

    虽看不清是什么人,但那衣装颜色……是御林军吗?

    不可能!

    他的备用计划好几套,防了又防,御林军不可能会过来。

    他摸出袖中不久前刚用过的千里眼细细看去,侧耳听去,随后脸色越来越黑。

    远处,有打斗声。

    而那黑压压推进着往行宫方向来的,可不正是御林军?

    他们……这就已经突破了?

    皇帝不明白了。

    “怎么可能?俞宏送了玉佩,他们怎么还会这么快推进?姓闵的看到玉佩,即便不认这东西,也该掰扯一会儿才是!”

    皇帝不由喃喃。他那几手后备计划,一样都没成?不可能啊!按理,就是亲卫硬扛,也能挡个一刻钟啊!至少也得等他把火放起来啊!

    “来人!放火!准备放火!准备好了没!”

    皇帝着急,冲到殿门口,却这才发现殿门打不开了。

    他不敢相信,又推了两把。

    结果大殿门一动不动。外边,被锁了!

    殿外,也压根就无人应答他!

    那一瞬,皇帝腿都软了。

    皇帝踉跄再回窗边,发现刚刚打开的窗也被锁死了。

    之前他锁了他们,现在,被锁的却成了他?

    何其荒谬!

    他从窗缝里看到外边三十丈外,似乎闪过一个人。

    他眼花了吗?那是俞宏?

    “俞宏,俞宏!令牌呢!”皇帝怒吼。

    可无人应答。

    他看错了?

    “彤彤,咱们被锁住了!”皇帝看向了他的皇贵妃。

    “哦?”陶然忍笑。咱们?您确定是“咱们”?

    “彤彤,快帮朕打开这门!”他打不开殿门,皇贵妃肯定可以。

    皇帝着急,可这次他也没得到皇贵妃的回答。

    他刚要怒骂,可俞彤却道:

    “皇上别喊了,什么状况,这不是很明显?”陶然把先前皇帝挑衅众人时的原话奉还。

    皇帝下意识回头,随后问话卡在了喉间。

    他看到了啥?

    他的皇贵妃,此刻手中正把玩着一件小东西。

    那玩意儿,可不正是他的……令牌?

    别的他都可能认错,但这个,他可是珍藏多年!连皇后都不知道有这东西的存在!

    自己的令牌竟然在俞彤手上!

    他遍体生寒。所以俞宏手里根本没有令牌。所以御林军那里……根本就没人去压着。

    此刻的状况依旧是六朵烟花上空,源源不断的御林军正在冲出围场!所以他看到的是真的,宁王和御林军他们已经来了……

    这一瞬,皇帝几乎要疯。他来不及去想究竟令牌怎么到了俞彤手上,也顾不上思量俞彤究竟在做什么,他只是疯了般向俞彤冲过去!

    “拿来!给朕!”

    “好!”

    俞彤倒是爽快。“皇上慢点,给您便是!”

    她伸出了手,递了出去。

    皇帝伸手抓去。

    可眼瞅着手指已经触及令牌,他的膝头却是一痛。

    他不但没抓到令牌,整个人还往地上跪了下去。

    差之分毫,失之交臂。

    恨啊!

    就和今日的大计一样,就差了那么最后的一点点,随后变成了一场空。

    皇帝已经不清楚,心和膝盖,究竟哪样更疼些。

    他抱着似已裂开的膝头,狠狠瞪住了俞彤。

    刚刚,是她,是她突然踹了宴几一脚,把几子顶上了他的膝!

    陶然的笑容又是突然一深,随后右手蓄力,内力运转,在皇帝的眼神盯注下,当着他面,直接将牌狠狠在面前的宴几砸了下去!

    “……”皇帝连喊住手都没来得及。

    “啪”的一声!

    有碎裂的声音。

    皇帝忘了膝痛往前扑抓去。

    可他手里抓到的……

    那令牌只剩了外圈的包铜还连着,令牌里层嵌的玉……不是四分五裂,而是碎成了渣块,永远拼不回去的那种。

    “朕的令牌……”

    陶然挑挑眉。

    没了令牌,他连最后喊停御林军的底气都没了。皇帝,输了。

    “皇上好吓人,这是做什么?您想要,说一声,臣妾又不是不给!您说什么令牌?这哪里是令牌?臣妾哪来的令牌?”

    既是拼不回去,自然也不见这令牌上原本正面刻的“御林”二字和背面先帝落款的字样。那这,自然也就不是什么令牌。

    既然不能确定这是令牌,那她砸了这东西,又有什么罪过?

    皇帝怎么证明她刚刚砸的是先帝给的令牌?

    陶然笑得灿烂极了。

    “皇上怎么了?这是臣妾的平日里把玩的铜圈。您喜欢?那便送您了!”

    皇帝面目瞬间狰狞。

    到这一刻,他自是明白了。

    他所有的计划都没问题,只一点,就一点,便是皇贵妃!

    他算尽了所有,只错漏了俞彤!

    是他从没想到的人,是他这些年给了最多宠爱,花了最多心思,为了她惹了秋秋哭了好多场的女人!

    可这么个女人,竟然背叛了他!

    他一直给她最多最大的宽容,他甚至想要看在旧情面上饶她一命,想着以后依旧给她个位份,照顾于她,让她依旧跟在自己身边,可她竟然……竟然背叛自己!

    自己有什么对不起她的!

    “贱人!竟敢背叛朕!胆敢对朕动手!”

    皇帝暴怒着伸出了双手,想要掐上俞彤的脖子。

    陶然动都没动。

    因为皇帝刚起身就又栽了下去。他的膝盖,疼!

    “皇上胡说什么呢?臣妾何时跟您动手了!明明是您自己不小心想要抢臣妾的铜圈,自己撞上了桌案!”她才不担任何罪责。“这么多证人瞧着,您不能诬赖臣妾!”

    气不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