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闪婚甜妻:慕少,难伺候 > 第1277章 释怀

第1277章 释怀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闪婚甜妻:慕少,难伺候最新章节!

    第1277章 释怀

    陆慎一直记得徐莹当初用自杀相威胁,逼迫秦溪离开自己的模样。

    所以他潜意识中已经不再信任徐莹,也不敢再和她说起任何和秦溪有关的事情。

    他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徐莹大概也早就明白,他是真的想要办一场婚礼的,但是他也相信,凭借徐莹现在的手段,是不可能查到,今天和他结婚的对象是谁的。

    他并不打算和徐莹坦白,而是想要等到一切已经成为定局的时候,再和她慢慢解释。

    但是他是信任陆维的。

    他记得陆维和秦溪母亲的好友关系,也记得在秦溪出事的时候,陆维是怎么不动声色的暗中帮助了自己许多,所以他才会和陆维说出真相来。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陆维居然会去和徐莹坦白。

    他难道不知道,徐莹对于秦溪有多抗拒吗?

    如果徐莹还是坚持反对怎么办?

    如果徐莹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怎么办?

    陆慎脑中一时间闪过太多的问题,让他整个表情都有些僵硬起来,肢体动作里也显露出几分防备的意思。

    陆维显然是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但是陆维的表情却还是很轻松,他只是拍了拍陆慎的肩膀,淡淡道:“别紧张,我也是知道了你妈妈的态度,才敢和她说明的。”

    陆慎半信半疑的看着陆维,没有立即接话。

    陆维笑道:“你真把你妈妈当成傻子啊?光是用猜的,你妈妈也知道你这次结婚的目的绝对不是你自己说的那么简单。而她也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你现在的选择,她都不会去干涉了。”

    陆慎听完,表情却不见放松,眉头依旧微微蹙着,审视般看着陆维。

    两个人对视了半晌,最后还是陆维先服了软。

    “我不会做盲目的无把握的事情。”陆维垂下眼睛,开口道,“之前我试探过好几次,确定你妈妈对于秦溪已经不再那么反感了,我才敢最后说出她的名字来。”

    陆慎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面的戒备到底没有那么重了。

    “秦溪的事情……大部分的原因,都是我。”陆维继续道,“你妈妈针对的,与其说是秦溪本人,不如说是她的母亲。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的,理所应当我来承担。但是现在,我已经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她也放下了对于姚敏的心结,所以……你不用再担心她对于秦溪的态度了。”

    陆慎抬头看了看陆维。

    在徐莹因为秦盛天从中作梗,误会了姚敏和陆维关系而病倒之后,陆维还是第一次主动在他面前提起姚敏来。

    陆慎知道,从徐莹出院之后到现在的大半年,徐莹和陆维一直都在旅行,理由自然不是他们对外宣称的那么简单,陆慎大概能够猜到,他们也在消解彼此的心结。

    陆维嘴角挤出一抹笑意:“我想,你既然真心爱着秦溪,那么应该也希望,你和她的婚礼,是带着我们两人的祝福进行的吧。”

    陆慎动作一顿。

    他了解徐莹的脾气,所以更难以想象陆维到底花了多少力气,才让徐莹彻底放下对于姚敏的心结。

    原来陆维做这一切,是为了让他的婚礼不留下任何一点缺憾……

    陆慎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闪过了一丝酸涩。

    “爸。”两个人互相对望了半晌,陆慎忽然开口道,“带妈进去等吧,外面晒。”

    陆维猛然瞪大了眼睛。

    陆慎这意思是……

    但是陆慎显然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他只是说完,便扭开了头,走到一边去和林逸交代新产生的变化了。

    陆维心里涌过一阵子暖流,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快步走到了徐莹身边。

    “进去吧。”他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朝徐莹简简单单道。

    徐莹的表情也出现了明显的一个停顿,陆维能看到她眼中划过了一丝喜悦。

    但是两个人默契的什么都没有说,徐莹只是伸手挽住了陆维的手臂,两个人并肩走进了礼堂。

    而在听陆慎说完了计划变化的林逸,脸上的诧异却掩盖不住。

    “你是说……你妈妈接受秦溪了?”林逸小心控制着音量,但是语调里依旧满是不敢置信。

    陆慎点了点头。

    林逸满脸的讶异:“怎么会……”

    他自然是知道之前徐莹是用了多么极端的方式逼迫秦溪和陆慎分开,这下忽然轻描淡写的被告知徐莹能够接受秦溪了,一下转不过弯来,也是正常的。

    陆慎摇了摇头:“具体发生了什么,大概只有我爸知道吧。”

    林逸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但是这样一来,不就又多了一个人知道,新娘究竟是谁了吗……”

    在场的四个人,只有林逸和陆慎知道,秦溪的身份不能曝光的原因,除了陆慎借用了温静的名字举行婚礼之外,更重要的是……秦溪不能被她的组织知道,她出现在了这里。

    林逸不是信不过徐莹,但是到底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了一份风险。

    陆慎的眉心也微微蹙着,他伸手揉了揉眉心,语气里带着几分不确定:“我爸也是为了我……但我还是去跟他们俩交代一下。”

    林逸于是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确认了一遍:“也就是说,一会儿秦溪到了,我不是像之前计划好的那样,领着她到门口,在教堂门口就把她的手交给你,而是带着她走进教堂,在红毯的尽头停下,是吗?”

    陆慎点了点头。

    林逸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明白了。

    陆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

    林逸没再耽搁,转身回到了代步车停车的地方等候秦溪,而陆慎则是转身,走进了教堂。

    教堂很大,但是里面没有什么人,显得十分空旷,神父还没走进来,只有徐莹和陆维坐在第一排。

    陆慎的脚步没有停顿,径直走到了两个人面前。

    他忽然蹲了下来,视线微微朝上,才能和陆维徐莹对望。

    “爸,妈。”陆慎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郑重其事,“你们是真心祝福我和秦溪的,对吗?”

    空旷的教堂中,陆慎的声音引起了低低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