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 1632章 开始行动

1632章 开始行动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最新章节!

    朴世勋刚跟本沙卡拉卡谈拢持有枪械自保的问题,但这并不代表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这些武器。而且他有强烈的预感,这事儿跟姜小米脱不了关系。

    朴世勋掏出电话打给姜小米。

    好半天对方才接通。

    朴世勋寒着脸问:“怎么回事?”

    “你也听见啦?”姜小米显得有些惊讶。

    男人眉头一拢,听她的声音好像还挺兴奋。

    “不光我听见了,估计本沙卡拉卡跟教皇都能听见。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魏老爷子他们闲的无聊,在树林里打鸟呢。”

    关于营救王浩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姜小米迫不得已开始跟朴世勋打起了哑谜。

    “打鸟犯得着用几枪?”

    “……曼罗的鸟太狡猾,老爷子急眼了呗。”

    “别的话我不想多说,让他们停下。”

    “这个……这个我管不了啊。”

    “别忘了,他们可是偷渡来的!”朴世勋语气不由得加重了语气。

    “哎,问你个事儿,昨晚那人是你派来的吧?”

    朴世勋没料到姜小米会问的这么突然,他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有恃无恐道:“你有证据吗?”

    “没有啊。”

    “那么,麻烦下次问我之前,先找到证据。”

    朴世勋很少这么言辞厉色,姜小米不禁愣怔住了,过了片刻,她小声道:“你生气了?”

    两人在通话的时候,远处的枪声丝毫没有停歇,朴世勋感到万分头疼,他开始有些同情娄天钦了,摊到这么个会惹是生非的老婆,不折寿都难。

    “是,我很生气。”朴世勋没有丝毫隐瞒。

    “你气啥?”

    明知故问。

    “你什么时候学会对我说谎了?”

    什么打鸟不打鸟的,简直就是信口开河,她分明是有别的事瞒着他。

    “就从你派人偷我相机开始。”姜小米回答的也挺直白。

    “你就光盯着我偷你相机了是吧?那好,我问你,那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我……哎喂,一码归一码,是你偷我相机在先好吧。”

    有那么一瞬间,朴世勋恨不得掐死她。

    这样一来,他就再也不会为谁牵肠挂肚,忐忑不安。

    记得那天跟娄天钦通话,娄天钦第一句话就说:“她跟别的人不一样,一撒手就喊不回来了。”

    第二句:“她是个没记性的,你说的天花乱坠,姜小米一扭头就能忘光。”

    第三句:“如果实在没招了,就把她绑起来。”

    虽然不否认娄天钦说的是事实,但朴世勋还是遵从自己的意愿,没有对她有分毫限制。

    事实证明他错了,他就应该听从娄天钦,找根绳子把她绑起来才对。

    朴世勋道:“别说这些无关的事了,中午要不要过来吃饭?我的手下抓了些野味。”

    隔着电话,姜小米看不到朴世勋那深沉的眼神,更加猜不到朴世勋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额……不用了,我们这边在打鸟呢。”

    “你是怕我在菜里下毒吗?”朴世勋被她谨小慎微的样子逗笑了。

    先前他分明是有些怒的,可不知怎么的,又给她逗笑了。

    姜小米硬着头皮道:“我不是怕你这个。”

    “那你怕什么?”怕他吃了她不成?

    “哎,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怕你抢我相机。”

    朴世勋眉头一挑:“你可以把相机带着一起来。”

    “你当我傻?带过去给你抢?切~~~”

    朴世勋再次忍不住低笑。这只狗仔看来不太好对付。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得挂了,阿城叫我了。”

    电话被挂断了,朴世勋尽管笑容还挂在嘴角,但是心里却没有了刚才的愉悦感。

    朴世勋收起笑容,目光也随之沉了下来。

    这种变化让旁边的威廉感到很不可思议,同样一个人,为何笑起来的样子跟不笑的时候差别那么大。

    “朴先生,今晚要不要我再过去一趟?”威廉问道。

    朴世勋垂下眼帘,睫毛在眼睑下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阴影:“不用了。”

    威廉心一紧:“那我们去哪里再找一台相机?”

    那天朴世勋虽然拒绝了凯恩的提议,但不代表他完全没有听进去,起初朴世勋还对本沙卡拉卡抱有一定的幻想,但昨晚,本沙卡拉卡却告知他,要想见教皇,必须得布施结束。

    本沙卡拉卡的无能,逼的朴世勋不得不另择他法。

    “既然偷不到,那就只能去借了。”

    威廉拧起眉头,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在东亚的时候,那个女人简直就像牛皮糖一样,叫他们头疼了好一阵子。

    “朴先生,您为什么不肯让她去偷拍?她明明比我们任何人都……”

    仅仅一个眼神,便让威廉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

    威廉慌忙垂下头:“对不起,朴先生。”

    有些人只是看上去脾气好而已,朴世勋恰好就属于那一类。

    ……

    ‘啪——哒哒哒哒——哒哒哒——啪——哒哒哒——’

    此时,曼罗监狱正处于休眠状态,所有犯人在经过一整夜的劳作过后,身疲力竭,哪还有别的心思,这也表明了为何没有人越狱。

    “啪——哒哒哒哒——哒哒哒——啪——哒哒哒——”

    黑暗中,王浩迅速坐直了身体,耳朵竖的高高的,生怕错漏了一个字节。

    那个节奏是密语,这个密语的只有在训练营待过的人才知道。

    ——曼罗监狱,凌晨五点到六点,十二点钟方向,有人接应。

    王浩欣喜若狂,阿城来了,一定是他。

    凌晨四五点,是人睡意最大,最疲乏,最没有防范的时间段,而曼罗天亮的比较早,四点钟左右,看守会把犯人赶回监狱,然后狱警会给他们二十分钟吃饭。

    要想离开,就必须得好好把握这二十分钟。

    王浩被突然燃起的希望弄得睡意全无,他在草垫上辗转反侧。

    他要出去,他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然后回到东亚以后,他还要吃火锅,顺便……叫上姜小米。

    ……

    夜深人静的曼罗,莫名的多了一丝肃杀之气。密林之中,十几个身影奔走不惜。

    矿场上忙碌依旧,负责看守的狱警丝毫没有意识到即将来临的灾难。

    影藏在暗处的那几双眼睛,既专注又锐利。

    成败就此一举。而他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时间一点一滴的溜走,卞越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钟表:“阿城,猎物回巢了。”

    “收到!”阿城回答完毕后,露出了一抹势在必得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