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 > 第1048章 千万不要和她争宠

第1048章 千万不要和她争宠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最新章节!

    第1048章 千万不要和她争宠

    “是你!那你赶紧放开我。”

    秦梨儿挣扎两秒,手脚就开始胡乱挣扎起来。

    许凉州抱紧秦梨儿,刻意压制眼神里所有欲望,最后止不住克制欲望,周身的气场逼仄到了极致。

    “放开你,让你再胡乱尖叫?”他单手用被子裹住秦梨儿,手捂住她的嘴巴:“再叫,会引来更多的记者,我不想再和你上一次热搜。”

    “呜呜呜……”

    秦梨儿抗议的呜叫,最后挣扎得眼泪不自觉沁了出来。

    许凉州只能松开他,慢慢松开手,揩掉她眼角泪水:“我没绑架你,不用哭的太惨。”

    “可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被困住。”秦梨儿不满的推开他,把自己卷到被子里,小声嘀咕:“和你关在一起,还不如和太监关在一起更安全。”

    “你说什么?”

    许教授推了推眼镜,坐在床边,深凝着她。

    “没,没什么。”

    秦梨儿连忙摇头。

    “我听见你说和我在一起,还不如和太监在一起。”许凉州斜卧在床上,冰凉的指腹划过秦梨儿脸颊。

    “我说的是关在一起,不是在一起!”

    秦梨儿炸毛似的回应。

    “有什么区别?”许教授的面容绷紧起来,在黑暗中的声音依旧温和。

    “那区别很大?在一起是男女朋友,关在一起就像我们这种的。”秦梨儿不情愿才解释两句。

    许凉州却不满意这个解释:“我们现在同床共枕,是属于男女朋友范围。”

    “什么?”

    秦梨儿震惊,冷静不下来。

    “关在一起的人不需要搂搂抱抱,所以你刚才跳在我怀里就是向我解释这两个定义的不同?”许教授用一本正经的严肃话,讲得秦梨儿满脑子混沌。

    末了,又听见许教授在耳边说:“你的暗示,我懂了。”

    懂?懂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暗示啊!

    秦梨儿咳咳清嗓子:“许凉州,你别误会!那我在拍戏时也和其他男演员搂搂抱抱,难道我每一个都要负责吗?那我的绯闻男友岂不是更多?”

    “那他们都是男绿茶,不负责,我会对你负责。”许教授声音温和,总能找到秦梨儿语言中的漏洞。

    秦梨儿脑子晕乎乎的,暴脾气来的更加猛烈:“我不用你负责,你没对我做什么,老古董,死古板,你起来,你别抱我!”

    “我是男人,理应对你负责。”

    许凉州又道。

    秦梨儿不想再和他理论:“就现在狗仔蹲守的速度,我明天晚上的生日宴会要怎么参加?都怪你,怪你,让我连生日宴会都参加不了。

    给我过生日,我却不在场,难道让我隔空吃蛋糕?”

    许凉州作为外在钢铁直男,暗里却腹黑无比:“我会让你参加生日宴会,不过要和我合作。”

    再次被赤果果威胁,秦梨儿只想翻个白眼:“行,你先让我从热搜上掉下来再说吧,现在全网都在猜测的正牌男友是谁?可我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脑仁疼!”

    说完,太阳穴就被抵住,轻轻摁压起来:“你可以睡。”

    秦梨儿被舒舒服服的凉意哄得撑不住眼皮,直接睡了过去。

    等她睡着后,许凉州才小心翼翼的解开对她的束缚,温和的嗓音混杂着温热的气息:“我的,跑不掉了。”

    许凉州安抚好秦梨儿,打开房间里的门,两侧站着保镖,根本没有记者敢蹲点拍照。

    站在走廊里,许凉州拨通电话给霍慕沉。

    “三哥。”

    “嗯。”

    “效果不错,明天的生日宴会上你想做什么,我会配合你。”许凉州有了霍慕沉给的计划,达成了想要的目的,当然也会听霍慕沉下一步的计划。

    霍慕沉恐怕都没有想到,他会成为微信群里追老婆的典范!

    连许凉州,陆子衍,步言都向他取经。

    “我想到再告诉你。”

    许凉州:“我听子衍说你想对付秦家,那请三哥对梨儿手下留情,这是我盯了五年的人。”

    “盯了五年,还只是暗恋。凉州,你隐忍的能力很强。”霍慕沉靠在栏杆边,吹着微凉的风,心情似乎很不错。

    许凉州嘴角微动:“五年前梨儿太小,没舍得下手。”

    五年前秦家动荡,他要再插手可能会影响其中的家主之争,可谁能想到后来争上家主之位的是不起眼的私生子秦宴。

    秦宴一上位,其他几房原本不满,对秦宴屡次暗杀,可最后到的结果他们的暗杀手段沦落到他们自己手中。

    秦梨儿能从中幸存,完全是因为她的父母是在秦家的家主之争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也没有参与,才避免这场血的厮杀。

    “五年后,你现在也没下手?如果不是你故意找来的记者来曝光,去片场检查作业,我还以为凉州要暗恋一辈子。”

    霍慕沉对自己人,警戒线放松了不少。

    “……”顿了顿,许凉州说道:“三哥,你怎么突然要对付秦家?秦家对你并无影响,即便是有关系也是合作,怎么会如此突然?”

    “惹到我了。”

    简单四个字,语气平淡,却霸气十足。

    许凉州习惯性推眼镜框,忍住追究原因的欲望,转开话题:“三哥,明天会来秦家举办的生日宴会?”

    “会。”

    “那好,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配合。”

    “嗯。”

    霍慕沉挂断了电话,看向刷微博的宋辞皱了皱眉:“少玩手机,不怕伤到讨人精?”

    “不怕啊,伤他又不是伤我!”宋辞总是理直气壮。

    她现在只祈求生讨人精的时候,能够快一点,顺利一点,还有生出来之后,千万不要和她争宠,尤其是不要黏着她老公。

    老公只是她一个人的!

    “你不爱他?”

    霍慕沉指了指她肚子里的宝宝。

    宋辞一听,警惕性十足。

    她求生欲爆棚了,用力摇头:“不爱,我只爱你,我最爱的就是我老公了!”

    霍慕沉暗沉的眼底勾起一抹笑纹:“恩恩,我也只爱你。”

    宋辞猝不及防被表白,滚向老公怀里,轻轻蹭了蹭:“老公真好。”

    “睡吧,宝贝儿。”

    霍慕沉拥抱着她,两人渐渐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有人睡得好,有人睡得极差。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陆子衍盯着乌青的眼色来朝暮居:“三哥,三嫂。”

    “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