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北雄 > 第1155章杜淹

第1155章杜淹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北雄 !

    从段纶这里出来,苏亶又去各处转了转。

    新年伊始,官员休沐了十多天,吃喝玩乐,弄的一个个油光满面的,可和后来一样,都不太能打得起精神来。

    众人见到顶头上司前来,纷纷起身给他施礼,拜个晚年什么的。

    苏亶端着架子,大部分人根本不用理睬,有的则会回个笑脸,能让他回礼相见的,在户部也就那么几个,不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就是品级足够。

    到了各处,苏亶都会说上两句,稍作督促,也不多做停留。

    去到自己办公地点的时候后面就跟了不少人,都是要向他禀事的官员。

    苏亶也就进入了工作状态,随口吩咐着,“今日开衙,迟来者罚俸一月略作薄惩,让部判记下。”

    处罚的力度有点重,罚俸一月对一些人不算什么,可这事一旦被记录于纸张之上,那就要转给吏部,成为每年官员考核的一部分。

    看来查考勤这事是自古皆然,也是立威的重要手段之一。

    跟在苏亶身后的人听到这个,有那聪明人心里便想着,今年看来咱们户部举措不小。

    ……………………

    来到了自家的地方,苏亶先饮了两杯热乎乎的茶汤,让属官捋了一下今天要做的事情,才开始见人。

    大多都是上一年钱粮上的首尾,没什么争议之处,最后由苏亶画押允准,便可在户部入档。

    另外一部分则是关于今年的规划,上一年年末的时候定下来,今年就要施行。

    最重要的几样不在讨论之列,因为还得等唐典修订完成,户部这边才能放手施为,不然做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

    而自窦诞离职,户部侍郎的位置还缺着,这是苏亶有意为之,吏部那边催促了几次,连备选都送到了苏亶案边,都被苏亶挡住。

    他最属意的其实还是王庆,因为户部要跟兵部打很多的交道,所以历来都有兵部侍郎或者郎中转任晋升户部侍郎的习惯。

    就是为了两边能沟通的顺畅一些,各路大军需要户部的支持,但最终做事的肯定是兵部,两边要是各做各的那可就坏了。

    前方大军吃了败仗,后面的人乱作一团,兵部,户部互相扯皮的事情没少发生过。

    可惜的是王庆……和他一起共事的时候产生了些隔阂,那人也很倔强,始终不愿意和他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这些年下来,王庆渐行渐远,苏亶已经拿捏不住人家,并州总管……别说拿捏了,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爬到他苏亶头上去了呢。

    而且除了人选不合苏亶心意之外,如今正是唐典修订完成的关键时刻,关于户部这边的一些事务的争论非常激烈。

    他作为户部尚书,自然要保证户部上下一心来应对时局,若是新上任的侍郎与他政见不合,那才叫个糟心。

    比如说吏部那边将礼部侍郎杜淹列为了备选,那人现在上蹿下跳的厉害,又与门下侍郎长孙顺德,兵部侍郎唐俭等人交好,到了户部肯定要另立门户,比窦光大还要难缠几分。

    若是让其人来到户部,那还得了?

    而像户部侍郎这样的官员任免,其实还是得皇帝说了算,其他人只有举荐之权。

    只要皇帝没有主动问起,苏亶只需去跟温彦博坐一坐,说服了温彦博,这位朝廷首辅便完全可以将户部侍郎的任命拦在尚书省。

    ………………

    缺了一位门下侍郎坐镇,苏亶身上的担子一下就重了许多,而且还会招惹一定的非议,而在苏亶的考量之中,这些压力完全是值得的。

    经过高慎一案的风波,现在段纶又能给予他鼎力支持的话,可以说这段时间在他看来极为宝贵,且大有可为。

    见了几个人,他缓了缓,命人传令下去,明日召集四品以上官员到户部正堂议事。

    他打算等午饭的时候去亲自去司农寺走一趟,现在关于田亩之事可不是只有户部说了算了,还要跟司农寺达成共识。

    正琢磨着怎么去跟窦光大说话的时候,有人来报,礼部那边派了人来,说礼部侍郎杜淹有事求见。

    苏亶皱了皱眉头,还真是不禁念叨,正月十五刚过,这人就寻了上门,可见其急切。

    苏亶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杜淹想要调任到户部,年前就在走动,不然也不会出现在吏部备选名单之上。

    杜淹的来意苏亶差不多都能猜得到,倒也不用细细琢磨,心下先就冷笑一声,杜执礼上下钻营,但新年之际都不来他府上拜会一下,难道真以为靠着长孙顺德等人的支持就能予取予求?

    杜淹的来历又在苏亶心里过了一遍。

    出身京兆杜氏,前隋时担任过御史中丞,为官资历上不存在问题。

    这人当年还闹出了一段笑话,作为武功苏氏子弟,当初苏亶跟族中兄弟们谈论时还曾欢乐的讨论过,因为这段笑话涉及到了他们武功苏氏。

    杜淹和前隋内史舍人韦福嗣既是同乡又是好友,两个人年轻的时候聚在一起饮酒说话,说什么呢,他们认为皇帝喜欢隐士,比如说当朝的大管家苏威就是隐居于山林,才为朝廷征用,居于高位,不如咱们也仿效一下,不定就有所得呢。

    于是两个异想天开的家伙就辞官到太白山结庐而居,吟风弄月去了,很明显的沽名钓誉之举。

    这事传到文帝杨坚耳朵里,深厌两人之行,感觉影响很坏,若是官吏们都这么想,他娘的山里岂不住满了人?和晋末那些混账东西又有什么分别。

    只顾着自己逍遥,于国无益不说,却还对朝廷极尽诋毁之能事,此风绝不可长,于是一纸诏令下来,把两个家伙都赶去了江南。

    若非朝中有人给他们求情,说他们年轻不懂事云云,不定就要被流放到岭南,让他们到那烟瘴之地好好“隐居”去了。

    这段笑话弄的杜淹很狼狈,而且是要跟随他一生的污点。

    不过这人还是有才干的,思想成熟起来之后,又有了在地方上为官的经历,被人举荐回朝为官,升迁很是迅速,不久便为御史中丞,那可是朝中正经的高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