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官场先锋 > 第2145章 里应外合

第2145章 里应外合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官场先锋 !

    但武警们从开始起得到的指示是不准开枪,不准伤人!

    紧急向县城那边请示,情况还没说完上百人已潮水般涌了上来,瞬间将几名武警淹没其中……

    上百人迅速且凶猛地攻占山口警戒线后,赶紧通知躲在帐篷或在空地徘徊犹豫的同伴们,纵然如此青牛滩三千多人也只有七八百人敢于越过山口,奔向漫漫无涯的夜幕之中。

    骂归骂,怨归怨,真正逃亡之际很多人就得掂量后果:

    逃亡的目的是什么,与家人团聚?警方得知青牛滩大逃亡后肯定第一时间在自家周边布控,根本不可能团聚!

    况且已经晚上七点多钟,人地两疏,又没有车,等千辛万苦逃回县城恐怕大年初一下午了!

    还有人想青牛滩到下长镇之间黑咕弄咚,提心吊胆不说,万一被野兽叼走可就不值得了。

    到最后只有三种人执意要逃:一是负案在身,做贼心虚的,这当中尤以参与或本身就是贩毒、走私军火分子;

    二是实在受够了挖土方,反正在关苓无牵无挂索性跑到境外混;

    三是被毒瘾犯得快丧失理智,好歹跑到外面想尽方法也要过过瘾。

    借着浅淡的月光七八百人没头苍蝇似的奔跑在乱石岗里,一鼓作气两三公里之后就有人开始不安,继而打起退堂鼓:

    感觉四周都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往哪个方向都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提示或参照物!

    会不会迷路了?

    要是走岔道会不会永远困在大山里?

    照这样子还不如……

    悄悄地,又有些人中途折返回青牛滩,但死抱着必须逃亡念头的五六百人依旧不知疲倦地向前狂奔。

    不知跑了多久,骤地四周“唰唰唰”升起亮如白昼的探照灯,紧接着警笛大作,上空响起轰隆隆直升飞机引擎声,大喇叭里传出威严且慑人心魄的声音:

    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冲有最前面大喊道:“弟兄们别怕,警察不敢开枪……”

    话音未落“嗖嗖嗖”子弹雨点般暴泄而至,前面七八个在“哎唷”声中倒地不起!

    跟在后面的稍稍犹豫,子弹真的不长眼睛,当场又撂倒好几个!几乎同时直升飞机在附近扔下颗炸弹——

    “轰”地巨响!

    炸得逃亡分子心胆俱裂,不约而同抱头跪地,嘴里叫道“投降投降”!

    还有不甘心束手就擒的四散开来,或利用灯光照不到的死角,或蛇伏于崎岖复杂的石头缝隙间,或冒险在灯光照射下放足狂奔。

    两颗夜光灯冉冉在空中划了道弧线,“嘭嘭”四散开来,照亮方圆数里内每个角落。

    在夜光照耀下,逃亡分子所穿的“工装”突然反射出奇异且夺目的光芒,原来所有“义务劳动人员”统一配发工装都是警方特制,其蕴含的特殊用途之一就是便于夜间搜寻和抓捕!

    “再玩也玩不过高科技啊!”

    逃亡分子哀怨地叹息道,不等警员和民兵们动手乖乖地从石缝、草丛、灌木丛里钻出来,双手抱在脑后主动蹲下。

    等待他们的将是更漫长的挖土方义务劳动。

    半小时后,边防军派出的两架直升飞机与常兴邦亲自率领精锐警力、外围辅以源源不断赶来的下长镇民兵及青壮小伙子——白钰要求两百人,包荣晨居然有本事短时间内组织了四百多人,组成“步空一体”阵形对整个区域进行拉网式搜索。

    及时抢修被切断的电缆,电力恢复后数名特警从直升飞机上援索而下重新控制山口警戒线,之后赶到青牛滩的人越来越多,完全掌控住原本瘫痪混乱的局面。

    清点人数和追捕散落逃亡人员同时进行之中。

    常兴邦现场与亲自率队的包荣晨协商,青牛滩警戒和看守仍以县城调来的特警、民警为主,下长镇也派民兵协助,每人每天100元补贴还免费提供一日三餐。包荣晨说没问题,管吃管喝还有钱,下长镇民兵同志会踊跃报名。

    至凌晨三点清点和搜索工作告一段落:

    逃亡人员(不计中途自行返回的)共577人,抓回569人另有8人下落不明,经查8人均为住在第三帐篷区的违法乱纪分子,可能都涉嫌参与贩毒或走私军火。

    一场有可能轰动全国的大逃亡事件,在白钰提前预知并紧急部署之下,在多方共同配合下消弭于无形。

    对这个结果,彻底未眠等待消息的白钰颇为满意,更满意的是常兴邦事先未请示而主动与包荣晨达成民兵协助青牛滩管理的共识,这一点很好。

    当然,此次行动中下长镇、边防军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两架直升飞机归边防军管辖而非关苓**局下属的边防大队,在管理层面上,边防军直接接受省警备区直接指挥,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接受地方正府业务指导和分派任务,但人事任免权等核心权力在省警备区,地方正府无权干涉。

    ***书计第一次请求支援,边防军很给面子;下长镇书计包荣晨更是拚尽了全力,从而在白钰心里获得非常关键的一票。在官场,该奋勇向前的时候就该全力以赴,否则等白钰站稳脚跟,再想表现哪怕付出双倍、三倍努力都未必达到效果。

    天微微亮的时候,又有五人归案——两人在荒野迷路后慌得大喊大叫,被下长镇民兵小分队循声抓获;一人溜到戒备森严的下长镇被巡逻队员在街头摁倒;还有两人沿着公路逃亡,被县城来的警车发现顺便押解到青牛滩。

    这一夜,白钰只睡了三个小时。

    一夜未合眼的常兴邦从青牛滩赶回来后,第一时间向白钰汇报了详细情况,并有条不紊提出六项加强义务劳动监督管理的措施,包括建立隔离墙物理阻断各帐篷区生活工作区域、适当安排特殊使命“线人”加入义务劳动、全县各乡镇派出所警员轮流派驻到山口警戒线等等。

    白钰微笑看着这位精干机智的年轻警官,颌首道:“你做得很好!昨夜你和荣晨书计是第一号功臣!”

    “其实白书计才是头号功臣,要不是白书计事先考虑到青牛滩有可能发生**,夜里真会出大事,后果……不堪设想!”

    常兴邦擦了把冷汗道。

    这时蹇姚宇大步进来,道:“白书计,下长镇方面已抓住曹大耀了,在镇郊外苹果林里,随身携带有对讲机、地图、干粮等,初步认定他昨晚派人假冒下长镇党委名义送掺有强力安眠药的酒菜慰问看守武警……”

    “切断青牛滩电缆、派人送纸条进去唆使**,这个曹大耀为一己之利胆敢触犯刑律真是利欲熏心,无法无天!”白钰冷峻地说,“把这家伙押送到毕遵关押,节后慢慢整治!”

    话一出口,蹇姚宇、常兴邦便知白钰内心深处对关苓**系统彻底丧失信任,大换血行动仍将继续。

    上午按原计划,由钟离良开车,白钰带着新上任秘书韦昕宇再度前往下长镇慰问,并转道前往青牛滩。

    临走前白钰特意路过路冠佐办公室,告知市**冯继桉前来慰问,正好阎彪中午有饭局,就请“冠佐、姚宇、作宁三位同志”接待一下。

    三位***常委陪同***常委,有***方面代表,有正府一把手,还有对口部门领导,规格和档次只高不低。

    路冠佐明知白钰上午跑青牛滩既为了安抚乱局,更是回避阎彪的邀请,也不多说——连冯继桉出面都没用,自己多说无益,淡淡应了一声并装作无意地问:

    “听说昨晚青牛滩那边出了点乱子,弄得下长镇老百姓一宵没睡?”

    白钰也淡淡地:“被停职检查的曹大耀公报私仇,指使人里应外合煽动义务劳动人员闹事,夜里跑了几个,但局面已稳下来了……我上午过去看看。”

    “大耀……”

    因为抓捕曹大耀的消息是由包荣晨直接报给蹇姚宇,路冠佐这边毫不知情,乍听之下猛吃一惊,赶紧道:

    “他他他……怎会干出这种糊涂事?八成还有别的原因,或者另有内幕,白书计别急于下结论,还是责成警方深入调查形成完整证据链。”

    白钰徐徐道:“切断工地电缆、下药放倒值守武警、煽动义务劳动人员闹事逃逸,曹大耀涉及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已由毕遵**机关接手此案!”

    “毕遵……”

    路冠佐不由得暗自咬牙,心想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都很好说话的毕遵**系统转眼间就投靠新任***书计了!

    “相信毕遵警方会有公正全面的结论。”路冠佐只得说了句场面话。

    车子驶出县城,白钰瞟了瞟秘书,问出韦昕宇上任后第一个问题:

    “昕宇啊,依你看阳春镇***需不需要有个力度比较大的调整?从测评和群众反映来看,都对镇党委书计、镇长等主要领导很不满意。”

    韦昕宇长时间沉吟,然后道:“以您的高要求快节奏来衡量当然达不到标准,但在关苓面上来看,阳春***还算有责任心,工作扎实,各项数据水分少没什么夸大虚报成分,客观评价的话叫做‘拓新不足守成有余’。”

    白钰哈哈大笑:“好一个‘拓新不足守成有余’,阳春***算躲过一劫了。”

    韦昕宇暗暗舒了口气。

    他知道并非阳春***躲过一劫,而是自己初步通过***书计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