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暗影谍云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五

第七百二十五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五

作者:深蓝的国度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暗影谍云 !

    日军因为要围剿地下党的游击队,特意抽调一个步兵大队的兵力,动用卡车机械化行军,大半夜的实施了围剿行动,但是结果却很不顺利。

    特别是其中的一个步兵中队,因为地下党游击队提前在撤退路线埋了地雷,还设置了阻击阵地,被炸死炸伤和打死打伤的多达二十六人。

    主力在战场抓了几个俘虏一问,遭到包围的居然不是地下党游击队,而是忠义救国军游击队,恼羞成怒的特高课,就把火气撒到了莫雅德身上,以通*共的罪名把他抓了起来。

    事实就摆在眼前,莫雅德的确是把粮食卖给了地下党的游击队,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按照日军的一贯做法,这家伙的结果就是枪毙。

    伪沪市特别市政府驻地。

    许睿阳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对面坐着陈恭波和莫菓康。

    “睿阳,这次你得想办法救救我弟弟,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不管需要多少钱疏通关系,我都给!他也不知道买粮食的人是地下党,虽然有过错,但绝对和地下党没有任何来往!”

    “宪兵队把他抓进监狱,还拒绝我前去探视,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严刑拷打!”莫菓康抹着泪说道。

    “老弟,我知道你和宪兵队的私人关系相当深厚,莫雅德被抓后,我也找过木下荣市,甚至还找了川本芳太郎,但是他们就是不松口,不给我这个面子,只能靠着你费心拉他一把了。”陈恭波黑着脸说道。

    莫雅德刚被抓,莫菓康就哭叫着让他赶紧到宪兵队要人,他也不能坐视自己的便宜小舅子遭受牢狱之灾,就赶紧找到木下荣市和川本芳太郎,想要以自己在金陵政府的身份地位,向他们求个情。

    但两个日军少将的态度很明确,莫雅德与地下党游击队做交易,严重伤害到了帝国和皇军的利益,这样的人就是直接的威胁,就这样的性质而言,是决不能保释的,至于如何处理,等宪兵队调查完再说。

    求情被人打了脸,陈恭波心里也是火冒三丈,明明是屁大点的事,日本人却揪住不放,这是什么意思?

    莫雅德卖给地下党游击队粮食是不对,可对方也没说自己是地下党啊,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点纰漏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必非得要小题大做呢?

    他这个傀儡市长,不敢和日军争辩,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就想到了许睿阳,如果说沪市还有谁能操作这件事,只有许睿阳才有这样的资格和能力,宪兵队对他向来是有求必应另眼相看的。

    “市长,莫秘书,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据我的猜测,宪兵队也知道莫雅德不是地下党,可他确实卖了一批粮食给地下党,这就是关键,哪怕他在沪市杀人放火,我都可以疏通,保证他没有什么严重后果,牵涉到地下党这样的性质,就不怎么好使了。”

    “把清乡地区的大米卖给地下党,这是破坏清乡计划的行为,加上日军围剿地下党游击队,自身也有少量伤亡,引起日军第六十师团的强烈不满,说实在话,我可以去特高课走动走动,至于结果怎么样,我没有一点把握。”许睿阳摇了摇头说道。

    他怎么可能为莫雅德的事情向宪兵队求情呢?本来这就是计划的一部分,早就料到这对狗男女肯定要找自己帮忙,所以准备好了腹稿,把事情说得严重一些,逼着对方钻进自己的圈套。

    “你的意思是说,我弟弟死定了?”

    莫菓康听到这句话,差点就崩溃了,许睿阳在沪市可是号称手眼通天,是宪兵队的大红人,现在却给出这样的说法,那就意味着莫雅德,没救了吗?

    “事情的严重性我知道,也不能为难你,但是你和宪兵队打交道比较多,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人?”陈恭波问道。

    日本宪兵队对于地下党的态度,那是人尽皆知的,不但确认是地下党要杀,有嫌疑也要杀,还没听说有几个沾边的,能活着从宪兵队的监狱里出来。

    “也不是说没有渠道,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日军内部的不满情绪,导致宪兵队的态度很强硬,您可以通过汪主席请影佐将军出面,向华中派遣宪兵队的司令官大木繁将军说情。”

    “对我这样的小角色来说,费尽心力也难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对大人们来说,无非就是一句话,难不成身为驻沪宪兵队司令官的木下荣市将军,还敢违抗华中宪兵本部的指令?”许睿阳想了想说道。

    如果陈恭波真这么做,莫雅德才是死定了!

    现在驻沪宪兵队和第十三军特务部,其实对莫雅德还没有生出杀机,顶多就是想让他吃点苦头,挨顿拳脚鞭子,关押一段时间也就放出来了,总得照顾陈恭波这个汪伪政府第二号大汉奸的颜面。

    可许睿阳怎么能让自己的计划落空呢?

    陈恭波要是按照这个建议,先找到影佐祯昭再找到大木繁中将,表面上看起来方法是正确的,但这个举动,会让木下荣市和川本芳太郎很不爽,以致于产生被逼着放人的感觉。

    趁这个机会,许睿阳就会添油加醋旁敲侧击的展开活动,对于以统治者身份自居的日军来说,一个莫雅德能有什么分量?

    莫雅德本来就有尾巴被抓住了,而大木繁是日军的宪兵司令官,不是汪伪政府的宪兵司令官,怎么处理莫雅德,他要听沪市方面的建议,那还有个好?这就是许睿阳的算计!

    “你说得对,我的思路有问题,总想着在沪市解决,这样,我马上去一趟金陵,找汪主席出面,请影佐将军以梅机关的名义给大木繁打招呼,你也动用关系帮帮忙,照顾在宪兵队关押的莫雅德,允许送点吃的穿的,也不要动刑,随时等着的消息。”陈恭波对这个建议深以为然。

    “请院长放心就是了,这点事我还能办得到,尽快让莫秘书见到莫雅德,我也保证,短时间内他绝不会有生命危险!”许睿阳很肯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