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8章 争相邀请

萧瑾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xs26.com,最快更新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罗云朝震怒,厉声道:“我们来自永昼之国,为九位天神效命,阁下此举,是要和永昼之国开战吗?”

    噗!

    一缕金色火焰飘落,看似轻柔美丽,实则充斥极端霸道诡异的力量,瞬息将罗云朝这位来自天净阁的神明焚烧掉。

    只有神格完好无损,化作一个光团,落入荒斩空手中。

    他张口将这块神格吞掉,而后面无表情地看向神僧玉河。

    嗖!

    神僧玉河大惊,转身就逃。

    “过来吧你!”

    却见荒斩空探手一抓,就将神僧玉河抓在手中,他两手间神焰汹涌,猛地一搓。

    神僧玉河就化作漫天灰烬飘洒。

    而他的神格,则再次被荒斩空一口吞掉。

    自始至终,轻描淡写,杀两位神明如捏死蝼蚁。

    那霸道凶残的气势,无疑太恐怖。

    “荒斩空,你这是在向我等示威?”

    灰衣男子知北眸似碧绿漩涡,冷冷盯着荒斩空。

    “杀一些不开眼的小玩意而已,有什么值得耀武扬威的?”

    荒斩空嗤地笑起来,神色间尽是不屑,似认为知北这位来自乱古禁区的家伙大惊小怪。

    “他们可不是寻常神明,背后站着永昼之国的九位天神,而永昼之国代表的,是神域一些神主的尊威。”

    那自称碧奴,容貌精致的娇媚女子徐徐开口,“你这么做,不怕给你们天咎禁区惹祸?”

    荒斩空眼眸眯了眯,旋即冷笑道:“一场自古神时代至今都不曾有过的乱世风暴就将来临,这今世纪元文明的一切神道秩序,都将遭受不可预测的冲击,这等情况下,谁会在意这点小事?”

    说着,他转过身,再次朝苏奕抱拳见礼,“阁下,还请随我一起,前往天咎禁区做客,我家主上早已安排盛宴,翘首以待,只等阁下前往。”

    知北和碧奴明显不淡定了。

    两者也纷纷开口,请苏奕前往他们所来的禁区做客,他们和荒斩空针锋相对,一下子让局势都变得紧张起来。

    苏奕一直立在原地,冷眼旁观。

    心中实则在暗自思忖,为何这三大禁区的人,会如此迫不及待邀请自己前往?

    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但不用怀疑,这一切必然和自己掌握的轮回力量有关。

    也可能和古神之路即将出现的事情有关。

    除此,他们极可能早了解到发生在仙界纪元战场中的事情,知道自己是当今天下唯一一个执掌轮回力量的人!

    “若阁下答应,我保证其他人无法阻挠,必带着阁下安全抵达天咎禁区,除此,我家主上也曾说过,只要阁下前往,以后必会帮阁下一起去对付那神域中的一众神主!”

    荒斩空再次开口,神色诚恳。

    “可笑,有我在,你休想带走这位苏奕道友!”

    知北杀气腾腾,他明显急了,扭头看向苏奕,道:“荒斩空能答应的事情,我统统可以答应,并且可以保证阁下前往做客,不止不必担心自身安危,还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

    “哼!”

    那妩媚女子碧奴一声冷哼,“在过往时候,谁不知道乱古禁区的乱古神王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魔头?还有你们天咎禁区的‘天咎神君’,可同样不是善茬!”

    说着,她娇媚水灵的眸看向苏奕,道:“直白说吧,我们此次邀请阁下做客,无非是因为阁下所掌握的轮回力量,不过,我们云葬禁区断不会做出对道友不利的事情,这一点,我可以用道心缔结誓约,如若撒谎,必身陨道消!”

    这女人,明显豁出去了,先毫不客气指责其他两个阵营,而后表达此次邀请苏奕的目的,并表明立场,显得无比果断和直接。

    不过,从侧面也看出,她也心急了!

    “两位还是别争了,你们没看出,这位苏道友直至此刻,都未曾表露一点属于他自己的看法吗?”

    知北冷不丁开口。

    顿时,碧奴和荒斩空眉头一皱。

    的确,自始至终,苏奕都没有说话,显得很沉得住气。

    这也让他们齐齐意识到,之前的表现有些冒失和焦急。

    这就像砍价,卖方还没说话呢,一众买方就相互竞价。

    到最后最吃亏的,必然是买方。

    “不知阁下有何想法,尽可以说出。”

    知北温声道。

    其他两人齐齐看向苏奕。

    苏奕拿出酒壶饮了一口,笑道:“做客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他们各自的主上若真有心和我见面,不妨让他们一起前来失乡之城,由我来当东道主,好好款待他们一番,如何?”

    三位神秘存在的眉头顿时都皱起。

    碧奴柔声道:“阁下有所不知,时机还未到来,我家主上尚无法亲自前来赴宴。”

    苏奕心中顿时明白,什么时机未到,分明是他们三个各自背后的主上,目前还无法从所在的禁区离开!

    就像曾主宰失乡之城的雒玄机,若非自己打碎了她一身的诅咒力量,如今也同样无法离开失乡之城!

    想明白这一点,苏奕隐约生出预感,乱古神王、天咎神君等禁区中的恐怖存在,恐怕也和雒玄机一样的心思,目的是为了借助自己的轮回力量,从禁区中脱困!

    “这么说的话,可就太遗憾了。”

    苏奕道,“眼下,我身有要事,需要前往永昼之国走一遭,只能多谢三位背后主人的好意邀请了。”

    这就是婉拒了。

    态度也很客气。

    毕竟,对方三人自始至终并未盛气凌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碧奴、知北和荒斩空自然听出苏奕的意思,彼此对视,眉头皱得愈发厉害起来。

    深呼吸一口气,知北叹道:“还请阁下莫要让我为难,主上吩咐过,若此次无法邀请阁下前往做客,断不会轻饶了我。”

    苏奕笑起来,淡淡道:“那你想怎么做?”

    “阁下非要我说明白么?”

    知北那一对碧绿的眼眸浮现一抹无奈,道:“若逼不得已,我就只能亲自‘请’阁下前往做客了。”

    “你们也是这态度?”

    苏奕目光看向碧奴和荒斩空。

    碧奴幽然一叹,道:“阁下放心,即便用强,我们也是好心好意,不会伤阁下分毫,并且以后会亲自跟阁下道歉。”

    荒斩空则很直接,道:“若阁下自忖有击败我的实力,大可以动手,如此,哪怕我败了,也可以回去跟主上交差,若阁下输了,就跟我去做客,如何?”

    气氛悄然间变得压抑起来。

    苏奕向来不喜挑拨离间,也不喜玩弄这种小伎俩,否则,此刻完全可以去挑拨,让这三人先斗起来。

    可这种小伎俩,很容易被看破,倒显得他很没本事,只会玩弄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

    故而,当确定这三人的态度后,苏奕直接道:“我要去哪里,我说了算,谁也不能勉强,我拒绝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除非我死了。”

    顿了顿,他目光一扫那三人,“若动手,则将被我视作仇敌,不死不休!”

    “这就是我的态度,你们自己选。”

    三人的脸色都有些阴沉,很惊诧,也很意外。

    谁都没想到,苏奕这样一个年轻的太境强者,在明知道他们的来历和实力的情况下,态度竟还会如此强硬!

    诚然,他们奉命前来,邀请苏奕前往做客,态度也很敬重,可这不代表他们真就把苏奕当做可以平起平坐的对象。

    甚至,之前荒斩空灭杀那上千强者的一幕,也是给苏奕看的,目的就是让苏奕端正态度,休要心存侥幸。

    可很显然,苏奕这个太境年轻人,根本不吃这一套!

    “抱歉。”

    忽地,知北歉然行礼,“主上之命不可违,只能得罪了。”

    苏奕颔首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做出这样的抉择,倒也合情合理。”

    知北一呆,他可没想到,苏奕这样的年轻人,竟敢这般云淡风轻地点评自己。

    他并不知道,在融合李浮游的道业力量后,在如今的苏奕眼中,他们这三人的底细和实力,早被看穿!

    除此,以苏奕的性情,也向来不忌惮任何人,又岂会“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那样的话,也就不是他苏奕了。

    “请!”

    知北摒弃杂念,遥遥朝苏奕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是要对战的架势。

    碧奴和荒斩空眸光闪动,最终,两者皆沉默,没有掺合,似乎想借知北的手,试一试苏奕的深浅。

    哪怕苏奕被知北镇压,以两者的实力,也自可以去阻截和争抢。

    轰!

    知北一袭灰衣飘荡,身上蒸腾出诡异刺目的碧绿神光,就像一条条蛟龙在他周身游走。

    一股恐怖得令虚空颤抖的神威,随之弥漫而开,牢牢锁定苏奕。

    这一瞬,苏奕眼眸悄然眯起,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

    可也就在这一瞬,噗通一声。

    一颗血淋淋的脑袋,从天而降,砸在这片水域的河面上,溅起一串染血的浪花。

    那头颅是一个面容扭曲狰狞的男子,眉心刻着一对日月环绕的血色秘印。

    当看到这一幕,知北、荒斩空、碧奴齐齐变色。

    他们认出了那颗头颅的身份!